天津快3官方计划网 大发分分彩走势 大发三分快3代理 大发分分彩走势 彩神8app 大发代理怎么做 大发3分彩平台 安徽快3多久一期 万博代理申请难度大吗 河北快3在线计划网 极速3d彩 大发5分彩网址 万博代理要求 四川快3哪个平台正规 重庆快3哪个平台正规 谁有浙江快3微信群 吉林快3倍投计划表 天津快3每天多少期 大发幸运pk10app 河南快3和值计划网 大发3d规则 大发代理在哪申请啊 山东11选5玩法 大发三分快3代理 湖北快3注册邀请码 大发2分彩玩法 5分快3网址 广东快3多久一期 大发代理最高返点多少 5分3d官网
推荐阅读推荐阅读推荐阅读推荐阅读
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影视内容与投资趋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年影视公司注销2996家,5年繁华引来太多投机者

第一财经 2019-12-26 10:15:55

“2996家企业已足以说明影视产业的生存现状,当大量热钱进入后,没有匹配性的收入与回报后,资金链断裂,整个行业资金供给体系就被破坏了。”

2016年,电影《叶问3》全面暴露影视行业的金融毒瘤,资本开始趋于冷静。

“你消失了好久,还好吗?”电话那头,黄兴听后呵呵一笑。

2011年,坐拥数辆豪车的山西煤老板黄兴一头扎进影视产业。名头很简单——企业转型,他也为此做好了充分准备,不仅在北京几大高校文化产业研修班学习,还在北京、山西等地注册多家文化传媒类公司。

黄兴目标明确,希望通过研修班的人脉,迅速融入影视行业,最好还能傍上知名影视公司,比如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那么不仅能投资好的项目,还能参与产业基金的发起。

天生嗅觉敏感的商人也有存疑的时候,历经各大研修班的指点,“赔钱”、“风险”等关键词将黄兴的雄心壮志打消了一半,投资也变得谨小慎微。几年来,公司还是选择成本较小的项目试水,一些收益则来自地方政府补贴。

“近几年更难,基本没什么收入,其中两家公司业务基本与影视无关,还有一家也是暂时关停。”黄兴倒是庆幸自己当年没有昏头,大举进入影视产业,否则可能输得更惨。

有第三方机构对2019年影视文化公司的吊(注)销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排查和分析,发现2019年全国工商注册名含“影视”关键字的企业,吊销和注销的多达2996家。

清华大学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德良认为,这只是含有“影视”一词的公司,还有一些名称含“传媒”的,以及一些主营业务也涉及影视剧投资的,如果全部算上,注销与暂停营业的公司数量应该更多。“2996家企业已足以说明影视产业的生存现状,当大量热钱进入后,没有匹配性的收入与回报后,资金链断裂,整个行业资金供给体系就被破坏了。”

投机者浑水摸鱼

“这谈不上是好事,也谈不上是坏事,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黄兴清晰地记得自己头昏脑热的时期是2010年。那一年,随着《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等政策出炉,以及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公司相继上市,资本开始疯狂追逐影视产业。有一种估算是,单是这几家公司的上市就吸引了200亿元的热钱涌入。

“几乎疯癫的环境里,大家都在你追我赶,仿佛一场比赛中,没有输家。什么公司都往影视圈里扎,我们其中一个研修班第一期70多位学员,三分之一是来自能源与地产领域。谁跟投了头部公司的项目,谁拿到了小股权,哪怕是很小比例的投资,背后都是明争暗斗。”在数次竞争中,黄兴仅赢得一次胜利:成为一个影视产业基金发起人。

进入影视行业的热钱也分“金字塔”。初次试水的跨领域公司一般通过参与投资拍摄具体项目,摸清行业规则;野心更大的公司则通过收购、并购,以最快速度控制一家二三线公司。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A股涉及影视行业的并购案仅有7起;2014年涉及该行业的并购事件共44起,公布了标的价值的并购有38起,涉及资产价值301.76亿元,文化行业并购平均6天1起;2015年文化行业并购平均2天1起,A股影视相关并购达76起,涉及资本2000亿元。

滚滚大浪中,除了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黄晓明等大牌演职人员被华谊兄弟等几大公司捆绑外,宁浩、张一白、郑晓龙、韩寒等市场活跃度较高的导演迅速被争抢。与此同时,随着演而优则商、演而优则导的演职人员增多,影视类公司迅速膨胀。调查数据显示,分别在百度男/女明星人气榜(2019年第16期)中各取前1000名(共2000人),就有800余位拥有自己的公司,明星公司总数达2800家(包含已注/吊销的)。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影视传媒公司在上万家左右。单是A股有28家影视类上市公司,曾在新三板挂牌的影业公司在150家左右。

“和房价一个道理,你追我赶的过程中,每一拨进入者的成本都在增加,从而助推内容版权销售价格虚增,演职人员的报酬疯涨,从2010年到2015年,轮番涨幅后,影视行业看似一片繁花似锦。反观好莱坞的影视类公司,尤其是制片类的内容公司,很少是上市公司,而国内的这五年繁华,造就许多浑水摸鱼的投机者。”刘德良认为。

行业回暖的支撑点还没形成

2016年,电影《叶问3》全面暴露影视行业的金融毒瘤,资本开始趋于冷静。2016年影视行业扩张的脚步略有放缓,据Wind数据统计,2016年影视行业并购案同比减少10%,数量下滑的同时价格依然高挺。

2015年之后,黄兴的身影更多出现在文娱产业的衍生项目中,对于影视项目投资,鲜少问津。

“资本遇冷从2016年就已开始,但影视项目的估值还是很高,我们用多长时间造就了泡沫,就会用多长时间去除泡沫,这是规律,只是税收事件缩短了这个时间,使得行业调整提前而已。”刘德良说。

2018年,税收整顿开启,影视公司尤其是明星工作室注销或暂时停业的就不少。当年10月,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包括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明星的公司。

上述第三方机构调研也印证了这一结果:2019年,个人独资企业为注销企业的“重灾区”,注销率最高,达到35%。

“个人独资企业注册程序比较简单,全国各省都有较好的鼓励文创类创业的政策,基本拍个脑门就注册了。”黄兴说,他旗下的两家企业就是这样成立的。之后因为影视行业项目从开发到回收周期性较长,回款较慢,实际上需要较大启动资金以及专业性人才,而黄兴的公司多是一腔热血的门外汉,没好的项目,没有专业与精准的市场分析,现金流也不充分,暂停营业或者注销是迟早的事。

于是,金字塔顶端的公司不是估值缩减,就是退市,有的被国有资本收购。而商业模式不清晰、盈利能力不强的腰部公司,同样面临现金流断裂、收入少的窘境。

资本摁下暂停键之后,产生了一系列市场反应,首先就是拍摄剧目的循序下降。而投资者为了让自己投资的公司能够活下去,鲜少再投资新的公司或项目。

数据显示,2016年到2018年年末同期,横店影视城开机剧组分别为39家、33家、38家,今年开机率较去年下滑近45%。

“明年、后年日子也不好过,关键是行业回暖的支撑点还没形成,那就是工业化流程的建设。一定是要回归内容创作本身,二是体系要构建,要有一套质量把控的机制,这样运作项目才会更严谨。”刘德良认为,当社会对流量明星有所反思和批判时,也预示着整个产业开始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文中黄兴为化名)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